堡子,人们心中的“保护神”

? ? ?#20197;?#24037;作多年的种田沟的西侧有一座山,山上有一个大堡子,人们都叫堡子山。

初秋的一日,天气格外好,天空?#36947;段道?#30340;,好像?#20204;?#27700;洗过的蓝宝石一样,显得格外明净。傍晚时分,我与妻儿一起登上村庄西侧的堡子山,四周群山连绵起伏,在夕阳的映照下,显得格外明亮透体,?#36335;?#19968;幅优美的山水画。
在夕阳的陪伴中,我们一家沿着堡子边走边聊,微弱的西北风轻抚着脸庞,头发随风在额头上来回飘荡,弄得人痒痒的,但心情格外舒畅。儿子在坍塌的堡墙上爬上跳下,不时问这问那,这堡子是干啥的?堡墙有多高?我告诉他,堡子是以前人们居住的家园,人们为了防御土匪抢劫,便修筑堡子居住。墙体约有三五尺厚,两三丈高,居高临下,易守难攻,不易被土匪攻破。儿子的不断询问,掀开了我记忆的闸门,堡子那段特别的岁月在记忆中慢慢铺开……
?#20197;?#21548;母亲说,她小时候听奶奶经常讲躲土匪的故事。清朝末期,社会动荡不堪,土匪常常到处?#19976;?#25250;劫,人们纷?#23383;?#22418;自保。起初是修筑村堡,一旦有匪,全村入堡,据堡自守。土匪走后,各自回村,生产生活如旧。后来,富家大户便筑堡而居,将防卫与生活融为一体,便有了族堡及家堡。
?#20004;瘢一?#35760;得母亲?#24425;?#30340;土匪攻打堡子的悲惨故事,“听奶奶说,同治五年三月的一天,天气干冷,土匪一路?#19976;?#21163;掠到了靖远地界,所?#34903;?#22788;将娃娃和大人都杀了,村民又一次纷纷躲在堡子里企图逃过一劫。然而,这次雄厚坚实的堡墙未能阻止土匪的脚步,堡子被攻破了,乡民们一个个被杀头,整个堡子血流成河……”母亲说的堡子的悲惨一幕,我不知在种田的这个堡子中有没有发生,但堡子留给我的血腥凄惨的一幕深深地印在脑海里,无法忘却。
当我凝视着?#32467;?#30340;堡子,内心泛起层层波浪,涌起阵阵感情的潮水,一种从未有过的“心事”在脑海浮现。
夕阳西下,落日的余晖将我抹成昏黄,昏黄中,看着已失去了往日雄?#24120;?#22681;体破损坍塌的堡子,在岁月的风雨中屹然矗立在山头,模样清晰可见,透着无尽的强悍,?#36335;?#23601;像一位饱经战乱的勇猛乡勇守护着村庄,守护着家园,向?#21307;彩?#30528;那远去的故事。
遥想当年,在官兵和地方政府不能保民的现实下,民众只有通过“堡子”进行自卫,堡子是先民们的长城,是避难的港湾,是拒敌的盾牌,堡子更是老百姓心中的“守护神?#20445;?#20154;们在它身上寄托着生命的希望。朝代更替,曾经经历过那段苦难生活的人们早已不在,知道那段历史的人也越来越少。如今,残存的堡子成?#22235;?#27573;历史的见证,如果无人去挖掘被断壁残垣尘封的那段历史,将来还会有谁知道我们的先祖曾遭遇过的灾难。想到这些,无不?#26790;?#23545;“堡子”多了一份敬?#20998;?#24773;。
站在堡子脚下,?#26790;?#28909;的脚板丈量着他残存的身躯,?#26790;?#26580;的双手触摸他厚重的肌肤,用虔诚的心灵呼唤他特别的名字,内心深处默默地祷告,坚强的堡子,你不必为自身的破败而伤心,你是人们平安的保护神,孩子在你的?#28526;?#37324;安然生存,父母在你的呵护下度过劫难,村民们在你的吟唱中屯垦耕耘。你以坚韧的毅力支撑着生命的?#26377;?#20320;用?#32422;?#30340;经历告诉后代们那段血腥的岁月;你造就了一个时代的特征,体现了一段沧桑的岁月,折射出一代人生活的风貌,书写着一部无字的历史。?#20197;賦两?#22312;你的?#28526;В?#32838;听你?#24425;?#37027;过去的故事……
突然,一阵狂风卷起,天地一阵昏暗,残破的堡子愈显得荒凉,身边的乱草发出一阵呼呼的响声,?#36335;?#33633;起一曲苍凉的战歌,身上单薄的?#36335;?#26080;法抵御这突如其来的狂风裹挟的寒冷,骤风里,夜色也弥漫开来,我们离开了堡子山。
后来,我离开了种田,再也没有去过堡子山。听人说,堡子山在农村大兴梯田建设中被修整成平整的梯田,但堡子依然留着。远远望去如同摆放在案几上的一枚方形的大印。风水先生说过,堡子山是块风水宝地,谁破坏了堡子就等于破坏了这个地方的风水,因而堡子将永远留在这里,成为人们心中的“保护神?#34180;?/div>

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
【字体: 】【收藏】【打印文章】【查看评论

相关文章

    没有相关内容

简 介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招聘信息 | 网站律师 | 会员注册 | 网站?#26469;?/a>

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?#33529;?#24314;立镜像

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、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

本网举报电话:0943-8305617 举报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

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?#26376;?#20844;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(2808257)|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(甘新办6201009)| 备?#24863;?#21495;:陇ICP备08100227号

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

Copyright ? 2006-2019 Corporation, All Rights Reserved

版权所有:白银日报·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北京快乐8开奖分析
财经新闻股票行情查询上证指数 快手红包赚钱软件 重庆彩票幸运农场开奖 外国游戏币赚钱平台 悠洋棋牌网站 微乐有炸金花吗 二分pk拾计划软件 甘肃麻将中的金是什么 怎样看三分彩的大小 重庆时时彩有可能赢吗 后四一码不定位稳赚 快三怎么猜大小单双 约彩365 扫码邀请赚钱 湖南快乐十分走势图一定牛 打麻将最新作弊工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