按门探幽三角城

  按门,指按门岘,位于白银市平川区水泉乡与靖远县石门乡的接?#26469;Α?#20855;体位置是石门乡按门岘村三角城社南,水泉镇砂流水村之北500多米处的甲盔山下,东西两沙河夹峙的二阶台地上。
  第一次寻访按门岘三角城,是在2014年初。当时,会州文史研究会的朋友们,前往石门探寻索桥渡,路过按门岘三角城,顺道经过,随意观看,匆匆浏览,前后驻足尚不够一个小时。因为当时计划重点不在此,加之没有提?#30333;?#21151;?#21361;?#20165;仅站在北面的瓮城遗址上,大致扫视一圈,只觉得此地很神秘,留待后考,就舍弃而去。后来为了写作《丝绸古道访索桥》,虽查阅了一些资料,还是?#33268;裕?#30693;之甚少,故而在文中稍有提记。
  清?#28404;酢?#37325;纂靖远卫志》卷之一礼部“山川”篇有载:“尖山,在北一百三十里。?#36335;?#39640;峻,人迹罕到,岩壑多泉,丛?#32622;?#26641;,时有岚气阴霭,即为雨候。下有三角古城,内有水池映月。人每陟巅眺望,则锁黄川、芦塘湖及卫城诸村堡,举在目中矣。”
  《秦边纪略》记载:?#30333;?#20937;、?#30465;?#32899;而往河东,自镇远、索桥外更无他途也。桥非大道,盖宁夏、固原往河西之捷径耳。然西安商旅亦有不由兰州往河西,而取道靖虏以渡索桥者,?#26041;?#19977;日也。”其中所说“取道靖虏以渡索桥”的地方就在石门乡索桥渡。
  有说,按门应当写作“闇门?#20445;视?#35299;释隐蔽的门。岘,当地人一般称为豁岘,指两山相对的断崖口,这种地理位置往往是翻山越岭的捷径,因此自然成为险要。按门岘三角城,正是依?#40092;?#19997;路古道旁山中的泉水而建,成为古道要塞咽喉之地。当然也不排除作为古代商旅、军事水草重要补给驿站,因此,是研究丝绸之路沿线古代城池的重要实物例证。
  按门岘三角城地势险要,背山临川。古城的地理坐标为:北面最高处北纬36°57′40″,东经104°33′37″,海拔2309米;西面临近砂河处北纬36°57′35″,东经104°33′17″,海拔2265米;南面最低处北纬36°57′35″,东经104°33′17″,海拔2265米。其东北面背靠高大巍峨的甲盔山,西面扼守前往索桥渡、荒草关的必经之地按门岘,进可攻,退可守,作为咽喉要道,真可谓一夫当关,万夫莫开之势,自古就是兵家必争之地。
  2018年冬,在与会州文史研究会的朋友们寻访三滩劈佛寺时,顺道探寻三滩三角城,返回后心犹未尽,大家提议,将古会州的三个三角城,包括三滩,磨子沟,按门岘一同研究,或许更有味儿,一呼而百应,于是相约在2019年初春时寻访。
  2019年正月初三,来自白银、靖远、平川、海原的文史研究会?#31245;?#22312;三?#19981;?#21512;后,先探寻三滩古城堡,简单的午饭后,再奔按门岘,打算全面探寻周围布局,揭开其神秘的面纱。
  和2014年探寻索桥渡时相比,这次前往按门岘的道路早已不是先前的砂石搓板路,车行在新修不久的水泥路上,很快接近三角城。我们在距离古城还有500多米时,就停车步行,计划?#24189;?#24448;北前往,考察古城遗址。
  尽管提?#30333;?#20102;功课预习,一路上,各位朋友?#19981;?#30456;议论,互相学习,但“纸上?#32654;粗站?#27973;,绝知此事要躬行。”当我们到达古城南墙根时,其沧桑中难掩的恢宏气势,仍然让笔者有说不出的震撼。
  古城依山势而建,由东北向西南缓向侧?#20445;?#25972;体形?#21019;?#33268;为三角?#21361;?#22240;此习惯命名为按门岘三角城。其东面城墙借?#31859;?#28982;的山体修筑,大致呈西北东南方向,现场已经很难发现,但借助谷歌地?#23478;?#28982;可以辨认;南面主要是人工?#24674;?#30340;城墙,部分也借?#31859;?#28982;的山体修筑,大致为东北西南方向;西边受到砂河季节性流水的冲刷,加之修路时的破坏,如今已很难找见墙体,只有借助谷歌地?#23478;?#32422;可见痕迹?#20889;妗?/span>
  有网络资料显示,古城“城址外观呈三角?#21361;?#35199;、北面直列?#24674;?#20854;余两面依山势弧曲连接而成,周长1145米。城?#20132;?#22303;夹砂?#24674;?#22831;层厚度10-17厘米,夯层整齐,杵眼紧密清晰。残高1.5—4米不等,残宽9米,其中东南墙为弧?#32428;?#32422;523米,北墙长215米,西墙残长74米,北墙近西侧设有瓮城,块石垒砌,北门随瓮城城墙向东开。”
  我们依照史料中记载,结?#40092;导?#22320;势,顺着南面清晰可辨的古城壕(自然的山水沟)前行,没走几十米,就是一处坍塌的豁口。这是一处古城?#35282;?#20307;的断裂口,因为墙体的断裂,可以清楚地看?#28966;?#22478;墙的?#24674;?#24773;况。这段城墙就地取材,由一层砂石加一层黄土?#24674;?#32780;成,?#24674;?#23618;大约在17厘米左右,工程质量很是过关,墙体极为结实。因为材料的性质,加上历经时间的磨砺,主要部分已经石化为一体,和玉门关外的汉长城颇?#34892;?#30456;似之处。
  从豁口进入城内,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几大片的冰滩,?#24425;?#39034;势而结,显然是长期流动的水面,经冰冻而成。难道,这里的冬季尚有流水不成?顺着冰滩往?#38505;遥?#26524;然发现古城内有泉水源头,而?#19968;故亲?#27969;泉!我们到达的时间,时值寒冬,白天的气温接近零度,但泉水仍然流淌不息,这在干旱的西北之地,实为罕见。同行的?#33268;?#25447;?#40092;?#39278;,感觉略有咸味,清爽可口,也算绝佳。笔者肯定,这里的自流冰滩,正是《?#28404;?#38742;远卫志》所谓的“水池映月?#20445;?#21482;是我们所到达的时间为冬季,?#20197;?#30333;天,不能欣赏古书记载的美景。
  结?#40092;?#26009;记载,辅以谷歌地图得知,这里正是靖远平川交界处甲盔?#34903;?#19979;。尖山与甲盔山同属哈思山脉,两者相距不远。甲盔?#34903;?#23792;海拔接近2900米,东北遥望雪?#28966;?#23546;,西北毗邻荒草关。据说因山体酷?#24179;?#20891;的铠甲头盔而命名。甲盔山顶有半年时间积雪难化,山下常年流水,漫山的野枸杞、爬地柏等灌木紧密爬在地上,山阴处?#30722;?#30340;长青,可谓高山耸翠,钟灵毓秀,与古志记载完全吻合。
  沿着羊肠小道?#23454;?#19978;东面的山?#28023;?#30524;前之景顿时令人更为慨?#23613;?#21407;来在山顶之上,并非尖脊,而是一片平旷之地。其东西宽约二十米,南北长约百米,呈三层阶梯状分布,显然为人工所致。这里虽不见屋舍俨然,但残砖断瓦,俯拾即是。现实中,不仅水往低处流,真实砖瓦也不可能向高处走,因此,大家纷纷推测,此处先前必然是有大量的建筑,而且绝非临时的草屋,乃是有砖瓦装饰的正规建筑。如此?#36947;矗?#24456;有可能级别不低的军事长官常住在此,或者说,有重要的军事部门安排在此。
  登临此处,突然明白,按门岘三角城选择之妙。此地既为咽喉要道,又有水源可供,因此,筑城扼守,绝非一时之?#20445;?#24517;为长久之计。这一点,从城墙精细的?#24674;部?#26029;定。但距离荒草关防守之地不足十里,地方志中?#27425;?#26126;代增筑使用的任何记?#36857;?#20540;得人深思。
  踏着山顶的平台再往北面的山梁前进,即可到达一处高台,此台为黄土堆积的小?#35282;稹?#29228;上小?#35282;穡?#21457;现突然之间出现一个断崖式的豁口,让人无法前行。宽度大约在二十米左右的豁口,切断了本来相连的山?#28023;?#24456;显然,绝非大自然的鬼斧神工,而是人工所为。
  回头?#37026;?#35266;察,猛然醒悟,刚?#24352;?#19978;的小?#35282;穡彩?#20154;工所为,而?#30691;?#35813;是一座小型的烽火台!再看这一片山梁上的小平台,四周竟然均为悬崖峭壁,巧妙地构筑成一座?#36164;?#38590;攻的小城堡,在整个三角城中,变为城中城,显然是有意为之的防戍点。
  沿一条可供一人攀援的小道走下断崖,才发现山梁上仅见一线的豁口地,面积并不小,远超过二十米。在北面向阳处的山崖下,还?#20889;?#19968;座庭园遗址,其墙体也很结实,绝非普通的农家小院。而依照其残破的程度和建筑形式,应该在百年左右,或者更久远,具体年代尚不得而知。
  南面背阴的断崖上,距离地平面有两?#23383;?#39640;处,还有两孔窑洞,入其内,只见有较长的生活痕迹遗存,其年代虽不可考,但根据烟熏的程度推测,肯定是早于庭?#33322;?#31569;。笔者甚至猜想,它们的年龄,应当与三角古城不相上下,甚至,就是古城?#24674;?#20043;前的避风挡雨之所。
  再朝着北面爬上山?#28023;?#32487;续沿着山脊前行,可见脊梁上竟然还有不少块状的梯田,开荒整理的痕迹很是明显,其中的水渠也隐约可见。笔者臆想,难不成,此地先前曾灌溉耕种不成?早已来过此地的清风兄、燧人兄、伯爵兄都说前面的山腰有古代的引水渠,一直引大山深处的水源之地到此。于是,笔者决定一探究竟。顺着半山寻找,的确有一条隐隐约约的道路,?#37026;?#21457;现,果真是一条水渠,蜿蜒盘绕在山腰之上。
  带着强烈的好奇心,笔者协同莫语,长河一行三人沿着水渠向高山深处探幽寻源。这是一条古老的水渠,依山?#23110;?#32469;在半山腰之间,类似于开路方式挖掘。因山多石少土,渠道基本用砂石铺垫,有转弯处,或断带处,先用黄土?#24674;?#20877;用石片帮?#21335;?#25509;,?#35748;?#24471;实用,又颇具艺术性,让人不得不惊叹古人的勤劳与吃苦,聪明与才智。
  ?#30331;?#32780;进,渐闻水流声,不绝如缕。此时虽为冬季,但因为这里已经远离公路,?#27835;?#40479;兽人影,加之山涧落差较大,远见水流冰冻,?#36335;?#19968;条条小瀑布,化用古诗,正可谓“人语山更静,水流涧愈幽。”
  虽然有隐约水声,但观其源地,却在另一?#28966;担?#32780;水渠似乎不可能完成接引,难道古人会在山梁开洞,还有别的方法呢?正在疑惑时,大漠长河在前面大声地喊:快来,这儿有一段古代的水泥引水渠。于是我们后行者赶紧攀爬,绕过一条?#28966;担?#20196;人吃惊的景象又出现了。原来,古人在山梁上开了一个豁口,让水渠从中间通过。因为这段山势?#30422;停?#27700;渠也用了不少碎石、白灰、?#24178;常?#31867;似现代的水泥混凝土。虽然如此,但笔者怀?#26705;?#20063;有可能为近代村民所为,后来?#29260;?#34987;当地文史爱好者误为古遗址。这一点,也得到文史研究会国柱兄的认可。
  再看山梁断开处的豁口,恰在两道沟壑的交接点,靠近沟岔的一面山?#28023;?#19968;块巨大独石孑然独立,似乎天外飞石,悬在山梁之上。尽管下?#34892;?#35768;小石?#20998;?#25745;,?#27492;?#20046;随时都会滚落,令人望之生畏。走到近前,?#21254;參热?#27888;山,岿然不动,实为壮观。大自然的神奇,人工力量的?#25353;螅?#22312;这里,真正得到完美的结合。
  突然想到,甲盔山下的三角古城,不仅仅因为其地理位置的重要,也不仅仅因为这里有水源的供给,或许还有某种神秘意念的作用,借“甲盔”这名称护佑城堡坚不可摧,固若金汤?
  三角城南平台有文物保护碑一座,上刻“靖远县县级文物保护单位,按门岘三角城遗址,靖远县人民政府,一九九六年三月二十八日公布”字样。背面刻有“时代?#22909;?#20195;;类?#20572;?#21476;城址;?#22737;担?#19997;绸之路古代城池的重要实物例证”字样。我们没有从中得到更多的信息,想来,还有更多的历史故事,等待着后人的进一步考证。
  一般认为,按门岘三角城为明代所筑,但从保护碑附近发现几块?#20889;?#30340;瓦片,以及城顶砖瓦类来看,和磨子沟三角城颇为相似,有宋夏的味道。况且,明代防?#35813;?#21476;军踏冰过河,应该在荒草关之?#20445;?#22914;果建在此处,蒙古军自上而攻,势如破竹,何以?#21693;兀?#32780;西夏防守宋军?#38405;?#21521;?#20445;?#20284;乎更为科学。
  先秦兄认为“?#26376;?#24198;五年建永安堡和修复裴家川长城为限,这之前明代的防御在分水岭以东,所以我认为明代肯定是利用了地势,取水诸多便利的三角城的。”?#33268;?#20804;也认为“两侧的城墙夯层不一,对于?#34892;?#23567;的建筑活动,不一定记?#36857;?#28023;原更多类似的城堡都找不出出处。”?#25353;?#20004;头城墙的修筑方式和夯层来判断,此城应该筑建于宋夏时期,也不排除更早,但是明代维修利用是铁定的!”国柱兄甚至认为?#25353;?#22478;可能是宋人张安泰碑文中提到的马练贼城(西夏城),亦为御宋之要隘。”
  再依据会州文史研究会伯爵兄等人的观点,三滩三角城,也曾经?#26790;?#35199;夏所用。如果这一点成立的话,那么,古会州大地上,岂不是大三角,套了小三角吗?这?#24425;?#26412;次寻访的目的之一。
  综上,笔者妄断,按门岘三角城应为宋夏城堡,或者更早,较为合理。或者,曾为荒草城堡的重要后方基地。为此,笔者偕同清风兄、?#33268;?#20804;寻访海原大地的宋夏三角城,力图为此佐证,颇有收获,详细说明。留待后叙。
  历史的风云,转眼之间转变,总有人捉摸不透处,恰如按门岘三角城,其神秘莫测,值得再探寻。
?

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
【字体: 】【收藏】【打印文章】【查看评论

相关文章

    没有相关内容

简 介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招聘信息 | 网站律师 | 会员注册 | 网站?#26469;?/a>

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?#31895;?#25110;建立镜像

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、内容更新和?#38469;?#32500;护

本网举报电话:0943-8305617 举报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

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?#26376;?#20844;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(2808257)|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(甘新办6201009)| 备?#24863;?#21495;:陇ICP备08100227号

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

Copyright ? 2006-2019 Corporation, All Rights Reserved

版权所有:白银日报·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北京快乐8开奖分析
重庆时时彩龙虎和计划软件 捕鸟达人电脑版下载 分分彩计划软件可靠吗 七星彩万能8码组合 彩无敌计划 有哪些法律边缘赚钱 北京pk10赛车计划大群 超级力量2 赚钱 大乐透胆怎么才算中奖 重庆时时彩彩官方开奖 微乐江西 股票指数期货合约的价值是股票指数与每点 时时彩三星单式稳定大底 砸开没东西的假色子 秒速时时冠金定胆 重庆快乐十分彩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