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长的端午

? ? 快起来,跟我去拔草。不洗头吗?洗得头发黑黝黝的,编上辫子多好看。

姥?#35328;?#28821;头上念叨,我没法再装睡,只有睁开眼睛,从被窝里伸出双臂伸个懒腰,彻底醒来。我很懒,即使醒了也不立即起来下炕,而是在炕上磨蹭半天,爬起来移到窗前看?#21019;?#22806;,然后嘟囔说天要下雨,草铲不成,?#25925;?#31639;了,就不洗头了。说完又缩进被?#36873;?/div>
姥姥见我动弹后又倒头睡下,念叨的语气?#21448;?#20102;:咔(迅速的意思)地起来。我一听,身子像上了发条一样,从炕上弹起来,三两下,跳下炕穿鞋。麻利劲惹笑了姥?#36873;?/div>
瓜丫头,你被电打了吗?姥姥笑起来特别好看,像花盆里盛开的长寿菊。
我不理会姥姥的笑,快速洗?#22330;?/div>
我倒的洗脸水大概掬起只有两捧,双手捧着水洗脸时噗噗地吹气,那样只洗了两下,水就所剩无几,脸盆里剩的脏兮兮的一点水,洒在了堂屋地?#24076;?#25104;了几朵花花。然后揩一下脸了事,也不抹油。
洗把脸也浮皮潦草,一点不认真,像猫洗?#22330;?#23013;姥嗔怪我。
猫洗脸只用唾沫,我用的是水。
姥姥坐在檐下的台阶?#24076;?#35201;给我梳辫子。
我最怕梳头,因为怕疼。姥姥手劲比较大,一手捏着我的头发,一手举着梳子,梳一下是一下,很有力度,梳得我头皮发麻生疼。
看看你的头发,结那么多疙瘩,梳不散,就知道是个脾气大嘴犟的人。姥姥一边梳一边又念叨。我已经习惯了她每次梳头的唠叨:脾气大嘴犟,将来找个女婿?#21069;?#25171;的料。我也总会反驳说,找女婿就是为了挨打吗?我到时候找个挨打的女婿,我一天打三顿,打?#38376;?#23167;见我就跑。
嘴犟也就罢了,还顶嘴,遇到一个家法大的婆婆,挨打的是你骂的是我没有教好你。
她敢?我不给她饭吃,让她睡羊圈,看她还能把我怎样?
城里有圈吗?你能的,这些毛病不改的话,?#24515;?#22909;受的。不要以为在说古经,丫头娃要有丫头娃的样子,一天像个尕娃(男娃),性子?#23478;?#20102;。
头发没梳散,姥姥的数落已有一箩筐,更为可气的是姥姥的唾沫星子,在我后脑勺不时飞溅。每次姥姥给我梳头念叨时我也呛姥姥几句,姥姥不生气,会耐着性子给我梳头,还对我呛她的话又说上一通大道理。要是换成别的状况,我至多敢说一句,哪敢?#30340;?#20040;多,多说一句,她老人?#19968;?#39034;手拿起树枝或是笤帚,瞅准了在我腿上狠狠两下子,就让我够受的了,即便是诱惑我撺掇我说,我也是不敢多说半句的。
我说到让婆婆睡羊圈的话时,姥姥一下子?#27426;?#38745;了,我侧头去瞅,姥姥正噘嘴吮口水。?#19968;?#20102;,双手捏住辫子发根,挣扎着要起身。姥姥?#28010;?#22320;攥着我的头发,“呸呸”几下把口水唾到我的头发上。
又是唾沫,不会用水吗?臭烘烘的。
姥姥才不理会我的抗议,依旧努嘴吮几下口水,朝着我的头发又使劲“呸呸?#20445;?#22905;那舌底生津的珍贵唾沫,在我的头发上天女散花。姥姥总是以她的唾沫弄湿我乱飞的头发,梳得顺溜了也不急着编辫子,而是还不得劲一般,又是几下“呸呸?#20445;?#30452;到头发像被牛舔过一样才飞速辫成小辫子。
姥姥的唾沫让我气恼得不行,又拗不过,所以她辫好后,?#19968;?#25343;辫子撒气,把辫子扯两下,才会解了心里的不爽和怒气。不仅如此,还会在腋下把扯了辫子的手擦几下,最后才重重地把梳子放在窗台?#24076;?#21457;泄和抗议。
放梳子的声响大,姥姥略转一下头,不快不慢的话像冰雹砸过来:还磨蹭什么?等着挨揍吗?赶紧提栲栳,去铲草。
我从堂屋蹦出来,三两?#25945;?#21040;草房,拿了铲子,提了栲栳,先姥姥几步飞奔出家。
端午节的清晨,就这样在姥姥念叨着给我梳头去铲草的故事中推开了。
我和姥姥铲的草很普通,有白蒿有蒲公英?#26032;?#40831;苋?#26032;?#32819;朵?#26032;?#33521;子。白蒿有股淡淡的香味,总与荨麻挨着生长,它们俩怕丢了彼此似的,白蒿长在哪里荨麻就紧紧跟?#20389;?#37324;。都说一物降一物,荨麻是冷血又挑衅的植物,?#19981;对?#20154;?#19981;督?#25915;。一不小心被扎,奇痒难耐,唯有白蒿能解,揉蔫了在被扎处擦擦就好了。
姥姥拔了一些白蒿扔进了栲栳,我没心拔,顺手扽了身旁的几根冰草,故意问姥姥铲不铲荨麻?
姥?#23721;?#19981;理睬我,铲了一些驴耳朵。我无趣,不再故意发问,见了白蒿打尖,见了麻英子扽一些。驴耳朵贴地而长,不好拔,只有铲。
村外田野里那么多的杂草,能?#25991;?#38130;煮水洗头的草并不多,但是姥姥?#24515;?#32784;,半小时左右就让栲栳满了。看着满满一栲栳的绿草,姥姥令我提回家让表嫂烧大锅先煮。
我到家时表嫂的早饭已经熟了,所以草还没煮姥?#23721;?#21040;家了。她把手里提的几根柳条子放在花坛边,嘱咐表哥别在大门上。
早饭端到炕桌上时,姥姥从她的箱子里拿出了她的存货——一本夹着五彩丝线的旧书,书里夹着她的那些宝?#27492;?#32447;,大红、明黄、浅绿、海蓝、黑紫、粉白、?#20498;?#32418;,让人眼前一亮。细线被姥姥挑拣着拼色,而后一根一根拼到一起,与表嫂搓拧了,先给表哥戴。
吃饭前要戴好花线是老规矩,说是戴花线,其实?#21069;蟆?#27599;次,表哥的左手腕、右脚腕上绑了之后,才给我戴。我很贪?#27169;本?#21644;双手双脚?#23478;?#25140;,姥姥总不让我满意,要么让左脚腕空着要么空着右脚腕,说绑死了就长不大了。?#19968;?#25239;议,但抗议无果,在姥姥戴花线是为了不让蚊虫和?#26087;叨?#21676;的碎碎念里,为了快快长大,为了不让姥?#35328;?#20197;唾沫为水给我梳头,我很顺从。
花线戴好后,姥姥才拿出荷包,准备给我戴。那些荷包不是桃红的就是翠绿的,不仅好看,而且香喷喷的。
姥姥给我戴的荷包与花园里开的荷包牡丹一模一样,唯一不同的是多了?#30028;?#32511;莹莹的穗子。我高兴得头发都渗着笑,感觉被姥姥用唾沫捋顺的头发也不再臭烘烘的了。
俊啊,荷包跟姥姥一样俊。我夸着荷包?#37096;?#30528;姥姥,想象着戴了荷包绑了花线后连蹦带跳地走在山路?#24076;?#34584;蛛、蛇、蚊子等统统躲开我,别提多舒服了。
草草吃了早饭,等表嫂煮好草水时,太阳已经照在檐下,于是姥姥给我洗头。草水兑了凉水,黄绿黄绿的。头发被黄绿的水浸湿后,抹了碱面,揉搓一番,然后再抹一次碱面,又是一番揉搓。那会就是用碱面洗头,好几天才洗一次,水总是脏兮兮的。本来,碱面洗头头皮烧疼,加上姥姥的揉搓,头皮比梳头还疼,碱面洗两?#39759;螅?#25165;用清水冲,冲时?#25925;?#21152;草水。我觉得没有洗干净,嘟囔冲时不该加那黄绿的草水,洗干净的头发反而脏了。姥姥听见后会在我的后脑?#30528;?#19968;下,说用端午的草水洗头,头发会黑亮黑亮的,也不生虱子,擦擦身子,土虼蚤也不叮咬。
我闷声,气脉里答应着,揣摩着洗了头要出去?#22253;?#33655;包,就没与姥姥论说。
头发还没干时,我溜出家门,快速走到核桃树下,见只有两个年轻?#22791;?#22312;那里拉话,便一手托着荷包,一边做着闻的样子挪过去。她们看到我的荷包了,眼睛发亮,喊我快过去。我立即把荷包掖进?#36335;?#20551;装没听见,故意走开。然后又在论事台前取出来,用手挑着,走一圈,最后站在一位大婶面前。
大婶一?#27425;?#30340;荷包,再看到我的花线,立即把我拽到她跟前,提了荷包左?#20174;仪疲?#31471;详了一会,再扯着花线用拇指搓搓后,指着荷包?#30340;?#20011;头命大,这荷包做得这么好,花线这么俊。我一听,要过我的荷包,告诉她我们一家人?#21363;?#36825;样的花线,我的表嫂也有这样的荷包,然后跳几步,快速离开论事台,跑回家。
不管怎样,每年端午姥姥铲草煮草水给我们洗头发她自己洗脚的习惯雷打不动,直到我离开姥姥家,那些习惯一直保持着。
生长的端午,我想草水洗头,我想戴荷包,想着想着,便?#34892;?#24774;怅了……

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
【字体: ?#20426;?a href='/User/Content/Favorite.aspx?Action=add&Id=29847'>收藏?#20426;?a href='/Print.aspx?id=29847'>打印文章?#20426;?a href='/ShowComment.aspx?id=29847'>查看评论】

相关文章

    没有相关内容

简 介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?#34885;?#20449;息 | 网站律师 | 会员注册 | 网站?#26469;?/a>

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

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、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

本网举报电话:0943-8305617 举报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

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?#26376;?#20844;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(2808257)|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(甘新办6201009)| 备?#24863;?#21495;:陇ICP备08100227号

甘公网?#33046;?62040202000172号

Copyright ? 2006-2019 Corporation, All Rights Reserved

版权所有:白银日报·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北京快乐8开奖分析